十大超好笑的西班牙语语句

西班牙语(西班牙文:Español)属于印欧语系罗曼语族西罗曼语支。按照第一语言使用者数量排名,约有4.37亿人作为母语使用,为世界第二大语言,仅次于汉语。使用西班牙语的人数占世界人口的4.84%,第一语言和第二语言总计使用者将近5.7亿人。主要使用于西班牙和拉丁美洲(巴西、伯利兹、法属圭亚那、海地等地除外)。

西班牙语在西班牙、美国、墨西哥、中美洲、加勒比海地区、哥伦比亚、厄瓜多尔以及乌拉圭被称为西班牙语(Español);而其他地区则主要称西班牙语为卡斯蒂利亚语(Castellano)。西班牙语是六种联合国工作语言之一。

发展历史

形成

西班牙语的形成与西班牙历史的发展与演变密切相关,其形成过程大致可分为以下几个阶段:

在西班牙人入侵之前,半岛居民使用伊比利亚各个民族进入半岛。通过某些词汇(特别是一些地名)可以分辨出影响,甚至西班牙的国名,据传说就是。传说当年半岛上居住着西班牙人,于是就称之为西班牙。在西班牙,这个名称是España。

后者则是普通百姓的充满活力。士兵和随之而来的工匠、小商人们就把这传播到伊比利亚以及帝国的其他行省,并使之与政治制度、经济方式、文学艺术、习俗信仰等一同留在被征服的土地上,生根、开花、结果。

西班牙语作为“罗曼”语言,在语言结构与形态中能找到大量因子。仅从词汇上看,大部分表达日期(月份、星期)、天文、动植物等无穷无尽与人类生存有关的词汇。例如:草地:prado(西班牙文);土地:tierra(西班牙文);太阳:sol(西班牙文)。

在这一时期,西班牙语逐渐向罗曼斯语(即罗马语族的语言)过渡,卡斯蒂利亚语即从属于后者。后人称这种变化的西班牙语为西班牙语(el latín hispánico)。

自公元712年至1492年的近800年时间里,西班牙人的文化在西班牙南部和中部地区得到广泛而深入的传播,科尔多瓦被视为文化中心,半岛上形成了多种文化并存的繁荣和谐的局面。西班牙语词汇产生大量影响。

据不完全统计,西班牙语4000多个词汇,分布在农业、建筑、军事、政治、数学、金融、贸易、植物、手工业等领域,至今仍被使用。例如:tambor(鼓),atalaya(瞭望台),acequia(水渠),noria(水车),zanahoria(胡萝卜),alfalfa(苜蓿),aduana(海关),tarifa(价目表),aldea(村庄),zaguán(门庭),azotea(屋顶平台),alcoba(卧室),cifra(数字),álgebra(代数),algoritmo(算法),alcázar(宫殿)等 。

在语言的表达方式上也能看到痕迹,特别是在一些日常用语上。例如:Mi casa es tu casa(我的家就是你的家),表示主人对客人的热情。

西班牙地图

西班牙地图

根据大多数权威学者的认定,卡斯蒂利亚-西班牙语的形成时间约在公元10世纪。对此做出最杰出贡献的当属西班牙著名语言学家、文学家、史学家拉蒙·梅嫩德斯·皮达尔(Ramón Menéndez Pidal),他于1915年在拉里奥圣米里安修道院发现了一份布道词的文稿,在布道词的旁边,一位不知名的修士写上了一段祷告词,这短短的几句话已具备了基本完整的文法结构,被视为卡斯蒂利亚语起源的标志。而在此之前,即公元5—7世纪,卡斯蒂利亚语开始有了自己的文字,那是一种拼音字母。

卡斯蒂利亚语的发源地在古代西班牙北部坎塔布里亚山以南一带,那里被称为Castilla(音译为卡斯蒂利亚),意思是“城堡之地”,因为该地的人们尚武,领主们建立了一个又一个城堡作为军事要塞,用于自卫,也用于进攻。公元1037年,卡斯蒂利亚独立,成为一个重要的基督教王国。在光复运动中,王国变成了基督徒徒步抵抗摩尔人的一个中心。随着军事上的节节胜利,卡斯蒂利亚王国的势力范围逐步向中部和南部扩展。到了12、13世纪,它在几个基督教王国中已经出于领军地位。其国力日益强盛,影响日益增加,于是卡斯蒂利亚语自然而然地成为其势力范围内的共同语言并且渗透到周边地区。1492年之后,天主教双王统治下的卡斯蒂利亚-阿拉贡王国成就了驱逐摩尔人、统一西班牙的大业,卡斯蒂利亚语也被称为西班牙语,为王国的大部分居民接受和使用,同时并存的还有在一定范围内使用的加泰罗尼亚语(catalán),巴斯克语(euskera)、加利西亚语(gallego)等民族语言,而其他的民族语言和地区方言则逐渐消亡或者缩小使用范围,这种局面一直持续到现在。

从拉丁语到卡斯蒂利亚语,从方言到国语,从民间土语到具有完整的文法结构、丰富的词汇和深刻的表现力的文学语言,这一过程前后经历了十多个世纪。其文字形成了以29个字母(包括ch和ll)为基干的拼音形式,语音语调脱胎于民间拉丁语并吸收了卡塔布利亚山一带的方言的特点,而剧烈的社会演变激发了词汇形态的变化和数量的激增,为数不少的外来民族词汇(如阿拉伯语、法语、意大利语等)和半岛上其他地区的方言词语都源源不断地汇集到西班牙语,统一的语法规则得以确立,最终保障了西班牙语在以后几个世纪中独立发展自己的语言体系,并成为塞万提斯等文学巨匠们构筑伟大作品的工具和近4亿人使用的正式语言。

在西班牙语形成、演变和发展的漫长过程中,有两个名字值得后人大书特书,他们是阿方索十世国王(Alfonso X,1221-1284)和安东尼奥·德·内布里哈(1444-1522)。

卡斯蒂利亚国王阿方索十世在位31年,在历史上他的功业并不是建立在拓土开疆或征战异域上,而是体现在他致力于发展语言、文学、科学、法律和思想方面。他本人就是个学识渊博的人,是一位没有种族和文化偏见的胸襟开阔的君主,他把当时分属为基督教、犹太教和伊斯兰教的文人、学者和艺人都接纳到王宫,探讨学术和艺术,组织规模庞大的翻译班子,从事拉丁文、阿拉伯文以及希伯来文的翻译,鼓励写编年史,研究自然科学和法学,鼓励并亲自参与诗歌文学的创作。正是基于这些数量浩繁的写作、翻译和研究工程,西班牙语的规范性被提到日程上。阿方索十世采取了许多行之有效的措施,以确立语音、词汇、语法和文字书写的规则。例如,在科技领域,他根据卡斯蒂利亚语的模式,变革并吸收了数量可观语汇,以丰富和填补本土语言。

卡斯蒂利亚语的书写规则和正字规则,两组特殊的标点符号的使用:正倒感叹号¡!和正倒问号¿?。这些措施极大地推动了半岛语言的统一和规范,为日后西班牙语的发展和扩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阿方索十世因其对西班牙文化的不朽贡献而被称为“智者阿方索(Alfonso Sabio)”。

安东尼奥·德·内布里哈是西班牙文艺复兴时期的著名学者,他撰写的《卡斯蒂利亚语语法》发表于1492年,是该年度的大事件之一。 [1] 

发展和演变

以西班牙语为母语的地区所用的称呼

以西班牙语为母语的地区所用的称呼

语言的发展与社会的发展几乎是同步进行的,而一个民族语言的发展和传统与其国力的强弱有直接关联。

随着卡斯蒂利亚王国的不断壮大和后来的西班牙王国的崛起,西班牙语从弱到强,从小到大,从境内走向境外,发展成为一种世界通用语言。

在国内,西班牙语广泛接受了其他方言(加泰罗尼亚语、加利西亚语、巴斯克语)的影响,在语音、语汇、句法上都得到了极大的丰富。与此同时,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法国人、意大利人、德国人都因为政治原因与西班牙保持着特殊的关系,往来频繁,因此他们的语言也对西班牙语产生了重大影响。

早在11世纪,来自普罗旺斯和法国其他地方的人的语汇便进入西班牙并且一直延伸到中世纪,例如:homenaje(纪念),fraile(教士),mensaje(信函),mesón(酒馆),vinagre(醋),manjares(美食),ligero(清淡的),hostal(客栈),doncella(少女、侍女),salvaje(野蛮的)等。在卡洛斯二世朝代,这种倾向就更为明显,大量源于法语的词汇西班牙语,例如:pantalón(长裤),chaqueta(外衣),hotel(旅馆),chalet(别墅),sofá(沙发)等。此后法语的影响始终不减,如Parlamento(议会),personal(人物),burocracia(官僚),chofer(司机),biutería(假珠宝)等这些词汇被广泛接受并且沿用至今。

而意大利语的影响更多表现在以音乐、美术领域,特别是在15-17世纪,很多相关术语和常用语来源于亚平宁半岛。例如:aria(咏叹调),batuta(指挥棒),partitura(乐谱),diseño(设计),modelo(样式),novela(小说),soneto(十四行诗),fachada(门面)等;还有一次额非艺术类词汇,诸如casino(赌场),ferrocarril(铁路),analfabetismo(文盲)等。

自18世纪始,英语势力便崭露头角,而进入20世纪之后,由于美国渐渐上升为世界头号强国,经济、金融、科技等类的英文词汇不可避免地渗入了几乎所有的主要语言,成为全球通用词汇。西班牙语当然也吸收了大量的英语词汇,这些词有的被西班牙语化,有的则原封不动地被移植过来,堂而皇之地出现在西班牙王家语言学院的大字典上和人们的日常生活中。

社会在发展,语言也与时俱进。今天的西班牙人使用的西班牙语,与内布里哈时代、塞万提斯时代、贡戈拉时代都有了很大的差异,语音稳定,词汇数量激增,其表现力的深度以及语言本身所表现出的包容性确实比过去有了长足的发展。

在伊比利亚半岛以外的地区,西班牙语扩展并进入到以下地区:

西班牙帝国(主要是卡洛斯五世、费利佩二世等君主的统治期)下辖的欧洲大陆的领地;

新大陆和所有殖民地;

亚洲和非洲的殖民地;

在1492年被驱逐的西班牙犹太人生活的区域。

在上述地区中,第二个区域在今天的西班牙语的势力范围中面积最辽阔,人口最多。当年哥伦布和其后继者们的武力征服伴随着文化征服,文化征服的主要内容是强迫印第安人皈依天主教和放弃母语改用西班牙语。目前,从北美的墨西哥到南美的阿根廷,18个国家以西班牙语为官方语言。不能忽略的是,在美国的西部和南部的广大地区,有将近4000万美国公民和外来移民的母语是西班牙语。而作为美国联邦领地的波多黎各的第一语言也是西班牙语。

第三个地区指亚洲的菲律宾和非洲的赤道几内亚。前者于1565年被西班牙人占领,受殖民统治长达330年。西班牙语随着殖民化进入了这个东南亚国家。如今在菲律宾人的日常用语中能发现许多源于西班牙语但是被英语改造或被他加禄语同化的词汇。更为明显的前宗主国的印记是菲律宾人的姓名仍采用西班牙模式,如曾经执政多年的前总统费迪南德·马科斯(Fernando Marcos)、科拉松·阿基诺(Corazón de Aquino)等。赤道几内亚的国语仍是西班牙语。

第四个地区比较零散,相对集中在亚洲和欧洲的部分国家和地区(希腊、南斯拉夫、保加利亚、巴勒斯坦、以色列、德国、荷兰等),其使用者是被称作赛法迪人的西班牙犹太人后裔。他们的祖先被逐出伊比利亚半岛之后,浪迹于欧亚大陆。他们无论在何处建立自己的家园,都以一种罕见的持之以恒的精神固守着自己的信仰,固守着他们习用的犹太西班牙语,即古代卡斯蒂利亚语。这是一种不多见的社会现象,特别是看到他们用这种中世纪的古语所保存下来的流行于15世纪前后的谣曲、民间故事、成语等珍贵资料时,更会珍惜语言这根不朽的历史的脉络。

拉丁美洲西班牙语是西班牙语发展和演变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因为它是来自伊比利亚半岛的卡斯蒂利亚语与美洲本土的文化环境、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相融合的产物。这种融合主要反映在词汇、语音、语义等方面。另外,所谓的美洲西班牙语并非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统一概念,因为实际上拉美各国因文化和社会发展的差异,其西班牙语也各有特点。不少语言学家称美洲西班牙语为“一个复杂的多种方言的拼镶物”。

西班牙语漫画

西班牙语漫画

很早以前,著名学者恩里克斯·乌雷尼亚(Enriquez Ureña)就曾把美洲西班牙语分为5个方言区:

墨西哥和中美洲(危地马拉、萨尔瓦多、洪都拉斯、尼加拉瓜、哥斯达黎加、巴拿马);

加勒比地区(安地列斯群岛、委内瑞拉的大部分地区和哥伦比亚的大西洋沿岸);

安第斯地区(委内瑞拉的部分地区、秘鲁、哥伦比亚的大部分地区、玻利维亚和阿根廷西北部);

智利;

拉普拉塔河地区(阿根廷大部分地区、乌拉圭和巴拉圭)。

这五个方言区的西班牙语彼此之间存在一定的差异,但是恰恰是这些差异促使西班牙语不断适应各种社会环境、不断满足各种需求而演化,从而不断发展。

今天,当马德里人、巴塞罗那人、加里西亚人都自然并自如地使用那些发源自美洲印第安语的词汇时,他们——即使是最有语言纯正癖的人——也会承认新大陆的原住民们确实为推进西班牙语做出了卓越的贡献。这些词汇包括maiz(玉米),batata(红薯),hamaca(吊床),patata(马铃薯),canoa(独木舟),cacao(可可),chocolate(巧克力),tomate(西红柿),nopal(仙人掌),jaguar(美洲豹),cacique(酋长),huracán(飓风),tabaco(烟草),papaya(番木瓜),aguacate(鳄梨),cóndor(秃鹫),loro(鹦鹉),caimán(美洲鳄鱼),coyote(胡狼),等等。

还需要补充一点的是,除了上述语言去,在北非的摩洛哥和原西属撒哈拉也字不同程度上接受了西班牙语的影响。

语言的扩展也是语言变革的一个过程,其结果是促进语言的进步。如今,西班牙语,这个古代卡斯蒂利亚王国坎塔布里亚山麓的牧羊人和骑士们的语言,已经一跃成为世界第三大语种,而其研习者和作为第二语言的使用者遍布世界各地,而且人数还在不断上升。 [2]